策点洞察

专家视点

当所有生产信息都数据化的时候,谁掌握全球更多的数据,谁就打赢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从蒸汽时代到电气时代,再到信息时代,每一次工业革命都实现了社会生产效率的大幅提升,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美国为例,1870―1940年,美国的城市由663个增长到3464个,城市人口由990万增长到7400万,城市人口比例从25.7%提高到56.5%。

更现实的意义是,每一轮工业革命,都带来了社会财富的巨大增长,带来了一次次人类文明的大跃升。

往更深处看,历史上金融危机的本质是技术红利衰退带来的产能过剩,而每次危机的真正消失,都只能通过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让资本与科技结合,助力经济再次增长并繁荣。

复盘过往的工业革命我们发现,谁能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解放生产力,谁就能赢得新时代的国家战略制高点。

换句话说,不断更迭的科技革命是我们这个世界生生不息的原动力。

 

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来了

工业革命的步伐,从来没有停下。2013年,莱纳河畔,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如期举办。在这场全球工业界的盛会上,主办方德国正式提出了一个战略——“工业 4.0”战略。

这个战略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德国工业的竞争力,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占领先机。

所谓的“工业4.0”,其实正是继蒸汽时代、电气时代、信息时代之后的又一次工业革命,也叫作“第四次工业革命”。

按照德国当时的定义,“工业 4.0”是指利用物联信息系统将生产中的供应、制造、销售信息数据化、智慧化,最后达到快速、有效、个人化的产品供应。

通过产业数字化,人类的生产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互联网把全球的消费者市场连接到一起,而供应链数字化更是极大地提升了生产效率,从而赢得了更大的市场。

以希音为例,这家中国服装公司通过占领国外意见领袖的数字流量,再加上中国服装行业的供应链迭代能力,2020年营业收入接近100亿美元(约合 653 亿元),连续第八年营业收入实现超过100%的增长。

这背后就是供应链数字化带来生产效率提升的典型案例。由此带来的结果是,这直接阻击了跨国巨头亚马逊在服装类目中的霸主地位。

毫不夸张地说,数据,已经成为新实体经济重要的生产资料!

对这一概念,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一书中,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给出了更为具体的解释:

从速度上看,第四次工业革命呈现出指数级而非线性的发展速度;

从广度与深度看,第四次工业革命建立在数字革命的基础之上,结合了各种各样的技术,这些技术不仅改变着我们所做的事和做事的方式,甚至在改变人类自身。

这场革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个有力的佐证是,这场浪潮已经从德国汉诺威迅速蔓延到全世界。

提出“工业4.0”概念后,德国政府第一时间就将其列入了《德国2020高技术战略》,并作为十大未来项目之一。该项目由德国联邦教育局及研究部和联邦经济技术部联合资助,投资预计达2亿欧元。

而美国早在2012年2月就发布了《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从此踏上了新一轮工业革命的道路,而且美国电报电话公司、思科、IBM等还组建了工业互联网联盟(IIC)。

日本,这位工业3.0时代的优等生,推出了“日本再兴战略”,将“工业4.0”视为创造新商业模式的重要契机,重点发展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它们希望追上“工业 4.0”的快车,再现“日本制造”的荣光。

这是一场激烈的赛跑。时至今日,德国已建成200多个“工业4.0”示范或试验项目,如西门子的智能工厂、汉堡的智能港口等。

据统计,德国共有1500万个工作岗位直接或间接与制造业有关。德国政府认为,实现“工业4.0”后,制造业生产力可提高30%,中小企业尤其获益。

在日本,知名工程机械生产商小松建设发布了“连通计划”,将遍布全世界的20多家工厂的所有生产设备通过无线通信连接起来。

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同样在2015年5月推出中国版“工业4.0”纲领性政策文件《中国制造2025》,主动应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大战略选择。

这场竞赛,已经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数字经济,将成为新工业革命的突破点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如火如荼,全世界都在思索着同一个问题:核心突破点到底在哪里?

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不断突破和广泛应用,有一个迹象已经显现:数字经济,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早在2019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新图景》就显示,2018年,47个国家的数字经济总规模超过30.2万亿美元,占GDP之比高达 40.3%。其中,有38个国家数字经济增速显著高于同期GDP增速。

数字经济不仅成为创造财富的新动力,更是新时代国家战争的新形式。

当所有生产信息都数据化的时候,谁掌握全球更多的数据,谁就打赢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中国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全面的工业制造体系,但是在很多领域我们创造的财富绝大部分都被美国攫取。一部苹果手机90%的利润都到了苹果公司,只有极少数安装工所创造的财富留在中国,而且背后是巨大的生态代价。

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数字经济是以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数字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新型经济形态,目前阐述最多的主要包含三个方面:

1.数字产业化。主要是指信息通信产业(ICT),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

2.产业数字化。主要指传统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提升,例如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平台经济等融合型新产业。

3.数字安全。主要指由于国防、金融、产业、民生数据的存储、传输、分发带来的数据安全相关的新型产业。

从目前的全球形势来看,数字经济是移动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技术产业化应用的成果,已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战场。

我们可以从三个维度来理解数字经济的重要性。

第一,对个人。在数字经济时代,一部能联网的手机,就能解决我们所需的衣食住行用所有问题。而且,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我们在平台上的每个行为都在产生数据,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精准的“数据画像”。想象一下,你一走进服装店里买衣服,数据库就调取出你的尺码、着装偏好等所有信息,自动为你推荐最合适的衣服。

如此精准的数据匹配之下,信息安全将会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

第二,对企业。数字经济的蓝海将成就一大批优秀的公司。根据KPCB(凯鹏华盈)的互联网分析师玛丽·米克尔统计,1995年前15名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中,美国占据13家,市值占比85%,且其中无一家中国公司。而到了2015年,虽然美国依然占据绝对优势,但前15名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中,中国占据4家,且市值占比22%。

更重要的是,数字经济将重构企业的资产形态,未来,再多的土地、金钱、物资可能都比不上一串代码和一个数据库。

第三,对国家。数字经济是增长的新动力。我国“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到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 GDP比重要从7.4%提高到10%。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9.04亿,互联网普及率高达64.6%。庞大的“数字人口”背后,尽管数字经济规模位居全球第二,但我国三次产业的数字化率(即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分别只有 6.5%、17.2%、32.6%,显著低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

2018年,德国、英国、美国的产业数字化占 GDP比重分别为54.0%、54.0%、52.8%,而我国的相应比重低于 30.0%。

在逆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劳动力成本优势逐步消散、国际市场需求萎靡不振的情况下,我国各个产业特别是传统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将面临更加激烈的国际竞争和外部冲击。

如何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们突围的关键。

过往的历史已经证明,一个国家能否立于时代潮头,关键一点在于能否在核心技术领域取得突破,进而在工业革命中取得领导地位,为世界创造巨大的生产服务。

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德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美国,莫不如是。

如今,第四次工业革命风云激荡,谁能引领潮流?

谁能在5G、机器人、人工智能、生物医药、先进制造业、量子信息科学等领域独树一帜?

这个问题,时代正呼唤着答案。

我们错过了历史,不能再错过未来。

友情链接

在线
沟通

在线
QQ

电话
联系

020-84789910

在线
留言